John Keane | BLOG
36
page-template,page-template-blog-masonry,page-template-blog-masonry-php,page,page-id-36,do-etfw,ajax_fade,page_not_loaded,,wpb-js-composer js-comp-ver-4.1.2,vc_responsive
 

BLOG

  |   Democracy in the 21st Century   |   No comment

A Thought on Populism [Chinese translation] 论民粹主义

约翰·基恩(John Keane), 悉尼大学 古希腊人知道,民主制度可能毁于富人与权贵之手。蛊惑人心的政客暗中支持他们以人民的名义统治人民。希腊人甚至发明了一个(现在已不再使用的)动词来形容人民是如何在掌握权力的幻觉中被统治的。他们将它称之为: demokrateo。而我们则正好需要这一词汇来理解现代民粹主义中的矛盾。民粹主义是民主政治的一个现象。数百万人感到愤怒、无力、不再受到社会的关注,于是他们运用民主政治中的各项自由权利,集结起来进行公开的抗议。分析家 D.W.温尼科特运用 demokrateo 这个概念提出警告:那些感到失落的人们正在反击。人们感到被羞辱之时,就是民粹主义兴起之日。他们会毫不吝啬地支持那些允诺给予他们尊严的煽动者。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“天生”渴望领袖,或者屈从于福柯所说血脉中的“法西斯主义”。民粹主义之所以如此诱人,是因为它能唤起人们对改善生活的期望。但这样的改善是有代价的。作为允诺人民主权的交换,民粹主义很容易大量塑造一些像波拿巴、墨索里尼、欧尔班和埃尔多安一般的典型形象。与 19 世纪专注于解放运动的民粹主义不同,今天的民粹主义常常引发排外的效果。要求对话或者错误地期待民粹主义会走向自我毁灭早已不是能阻止demokrateo 蔓延的良方。我们需要一些更加激进的民主:公平地重新分配权力、福利和机会,并以此来证明民粹主义只是一种虚假的民主。曾经,这样对政治权力进行重新分配的活动被称为“民主制”、“福利国家”或“社会主义”。 ...

Read More
16 March 2017
0